红木家具“南漆北蜡”的渊源

红木家具外饰有“南漆北蜡”之称。由于南方天气潮湿,为了保证新家具不变形,防虫,流行用“大漆”装饰。而且北方天气干燥,为了防止新家具的开榫变形,讲究外表的蜡处理。而现在“南漆北蜡”也不是绝对的,随着市场的需求,南方也会使用打蜡,而北方也会进行上漆,比较灵活。
 
 
上漆:是保护也是装饰
涂装工艺可使家具防腐防潮,尤其适合美化加工,应用于家具的历史十分悠久,成为中国家具装饰的主要手段。自商周到南北朝,漆木家具一直是中国家具的主流。商王朝的漆箱,漆案,漆器种类都很丰富。
两汉,漆彩画更是木制家具的主要特色。唐朝大家具普遍采用的工艺是金漆镶嵌和彩绘。宋帝后画像中的椅子上有彩绘花纹图案。明、清两代是中国古典家具的黄金时期,硬木家具在漆木家具中逐渐占据主导地位,但从宫廷和上层社会使用来看,漆木家具仍处于主流地位,漆木工艺也更为丰富,技法也更为多样。
 
 
此外,古时候的红木家具一般都不涂漆;或者很薄,很少涂透明漆,但木胎的磨光极其精细。
至清代以后,黑色成为最受欢迎的颜色,显露出神秘尊贵的气息,“以黑为贵”成为时尚。大黑漆家有着广阔的市场,到目前为止,北方的一些地方还可以见到这种文化传统。
烫蜡:最隐含的装饰
 
 
“中国家具”一书中提到,首先在青铜器表面采用烫蜡工艺,可防止青铜器千百年来遭受腐蚀。之后,这项技术被有心匠人运用于小件根雕作品中,随着技术的逐渐成熟,再应用于家具表面。
烫蜡是用来填充木材棕眼空间的,在木材表面作为一种密封的保护层,以保持木材水分相对稳定,避免外部湿度变化引起木材的伸缩变形。在木料中烫蜡,可减少木料的伸缩性,增加家具的硬度,防止家具的翘曲变形;可提高家具的耐磨性,避免家具边缘和棱角的过度磨损而影响美观;也可减少虫蚁对木料的侵蚀,使木料得到维护和滋润,延长家具的使用寿命。
 
 
因为烫蜡选用的天然蜂蜡或白蜡不是无色而是黄色,烫到家具表面后,使原木的颜色变得较淡,颜色变得较淡(偏黄),再加上在烫蜡过程中对木材的高温烘烤也会使原木的颜色变得更淡,因此烫蜡后的木材的颜色比烫蜡之前更暗,颜色也会更圆润,减少了原木颜色的浮躁感,增加了其深沉、含蓄、内敛的韵味,弥补了一些原木颜色上的缺陷。
 
 
与此同时,烫蜡的装饰效果含蓄典雅,更能显示出木材自然的优美纹理与色彩。经过磨光的家具光亮如镜,由于不断受空气氧化,手部不断受擦伤及抹布擦伤等因素的影响,这层蜡质保护膜在家具表面、棱角和边缘都会呈现出一种自然透亮,温润如玉的质感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木材颜色会变差,颜色也会变小且趋于均匀,木材的图案和颜色也会特别隽永耐看。烫蜡法将木材的自然材质发挥到了极致,更显示出天然质朴,不经雕琢的美感。
 
用生漆涂漆,尽量用蜂蜡
而作为穿着在红木家具上的最后一件“衣裳”,对这种衣裳的材质自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中国家具协会副会长陈宝光表示,油漆和烫蜡,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红木家具,另一方面是为了倒齐红木不同的色差,工序复杂,对材料要求高,“其制作工艺本身就是一种文化”。
 
传统经验是“好漆似清油,亮照人头,摇虎斑现,挑金钩”,即好漆冷而香,漆液转色后光亮如镜,摇动漆汁,颜色浅而淡。但是不能耐强碱和强氧化剂的侵蚀,且必须在温度20℃-40℃,相对湿度75%以上的条件下干燥。现生产的生漆品种有毛底漆、大木漆、小木漆、油籽漆等。
 
和涂漆工艺一样,保养红木家具时对烫蜡材料也有很高的要求,即要选用自然蜂蜡,即蜂蜡腺分泌的蜡。软脂酸蜂花酯(约占蜂蜡的80%,是蜂蜡的主要成分)与蜂蜡中的脂类有关,它对木材纤维有紧固作用,对木材具有芳香性的有色物质虫蜡素和挥发油具有养护作用。
 
 
由于南北气候不同,红木家具表面处理的最后一道工序,有“南漆北蜡”之别。同一木料的最后一层保护膜,无论是上漆或烫蜡,不但要先将已打磨过的木料在抹漆之前顺着纹理再打磨,更是具有“漆必生漆,蜡必蜂蜡”的独特性。除非是把所有涂装工序一起按顺序进行,更需要时间的沉淀,才能为红木穿上温润如玉的最后一件“衣裳”。